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东艺术市场:迪拜的未来

 

CCTV.com  2010年05月21日 16:2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美术焦点》  
[内容速览]  危机之中永远也蕴藏着很多机会。就在迪拜世界宣布推迟偿还债务的紧张时期,飞往阿拉伯的航班上仍然坐着来自L&M Arts画廊和阿奎维拉画廊的经理人。而在阿拉伯的画廊中,之前疯狂抢购的情形虽然也很难再见到。但是零零星星的红点还是会出现在画廊的墙壁上,不过价钱基本都在两万美元之下。佳士得的老板弗朗西斯·皮诺据说也在迪拜的B21画廊购买了一些摄影作品,迪拜的收藏家穆罕默德阿夫哈米(Mohammed Afkhami)也在经过深思熟虑下决心在高古轩购买一件价值15万美元的由艺术家Anselm Reyle创作的作品。

  迪拜在某种程度上就可以代表中东艺术市场的发展趋势。

  就在大家认为金融危机的狂风骤雨即将远去之时,在生产石油的中东地区,迪拜轰然倒塌,严重的债务危机击碎了迪拜人的美好梦想。中东的艺术市场自然也难以独善其身。

 “迪拜塔” 轰然倒塌

  崛起在沙漠上的迪拜,近年来一派繁荣,成为世界奢华之都。迪拜政府雄心勃勃,要把迪拜打造成世界级观光和金融中心,迪拜启动了象征性建筑如七星级酒店迪拜塔等大规模建设项目,试图变身为拥有“世界地标”最多的头牌国际大都会。这4年多来总共推进了3,000亿美元的规模项目。海湾地区充足的石油美元在迪拜聚集,令迪拜的金融、贸易、房地产、旅游业飞速发展,许多外国人涌入迪拜,电影明星、体育界的球星抛巨资到迪拜购置房产,一时间迪拜引来无数亿万富翁。

  随着金融危机横扫全球,严重依赖外资的迪拜骤然失色,金融地产泡沫迅速破裂,许多人的财富大幅缩水,甚至负债累累,仓皇出逃。迪拜在海外的股权投资(如米高梅公司、德意志银行和渣打银行)大幅缩水。同时,美元的贬值进一步导致迪拜和海湾地区物价飞涨,通货膨胀连续数月达到两位数,进一步促进了迪拜经济的衰退。但最重要的还在于,仅仅依靠房地产和金融泡沫吹起来的虚假繁荣,根本就禁不起风吹雨打。一旦经济出现波动,房地产需求、旅游需求都会大幅萎缩。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像迪拜世界这样世界第10大的主权公司,在进行资本运作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市场风险。接近完工的内外部装潢都极尽豪华的全球最高建筑“迪拜塔”,使迪拜背上了800亿美元的外债。

  2009年底,迪拜政府宣布重组旗下的主权投资公司迪拜世界,并寻求延迟6个月偿还债款。据香港媒体报道,迪拜世界一旦无力还债,将成为自2001年阿根廷违约以来,全球最大主权基金违约事件。外界担心可能触发新一轮金融风暴。迪拜财政部前日宣布透过发债,从阿布扎比政府持有的两家银行筹集50亿美元,但负债590亿美元的迪拜世界未有受惠,财政部要求其债权人允许“暂停”偿还债务,至少延长到明年5月30日。迪拜世界最大债权人是阿布扎比商业银行和阿联酋NBD PJSC,其它贷款人包括汇丰控股、巴克莱银行、莱斯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瑞信集团等。分析指汇控等银行可能要为此撇帐。 暂停偿债行动将立即影响到迪拜世界旗下房地产子公司棕榈岛集团(Nakheel)一笔35亿美元下月到期的伊斯兰债券。迪拜的最高财政委员会主席发表声明说,明白市场特别是债权人的关注,但迪拜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处理迪拜世界的债务负担,并强调干预迪拜世界的行动经过深思熟虑。迪拜世界总负债达到接近600亿美元,面临破产危机。外界担心迪拜的违约风险急升,评级机构大幅调低迪拜政府的相关资产评级,部份更降至垃圾评级。

 中东市场曾经风光无限

  中东艺术市场开始迅速崛起始于2001年,那年苏富比为Riad Al-Rayyes所收藏的中东艺术举办了专场拍卖。2005年,佳士得在迪拜开设首个拍卖行,并且计划在2006至2009年间盈利三千万美元,但是在短短的两年之内,佳士得已经挣到了超过一亿美元,2006年,佳士得首次在中东拍卖阿拉伯和伊朗现当代艺术,这次拍卖大大超出了预期,几乎超出了原先估计收益的三倍,以220万美元收官;2007年2月,这个板块获利400万美元,10月获利1,260万美元,2008年4月斩获1,800万美元。同时也首次出现了单件落槌价超过100万美元甚至更高的阿拉伯和伊朗现当代作品,也就在这一年,土耳其的艺术作品也首次出现在了这个板块之中。伊朗艺术家Farhad Moshiri(1963)的作品‘Love’在08年3月的宝龙拍卖上获价90万美元,而在08年7月他的另外一件作品在伦敦苏富比也拍得56万美元,超出估价3倍。

  而此时的迪拜画廊的生意也是如火如荼,在画廊展出的作品被抢购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现象。各种国外的艺术机构也将目光聚焦到中东。2008年2月美国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董艺术博览会Haughton International Fairs落户迪拜并且成功的2009年举办第二届展会,迪拜艺术博览会迄今也将马上举办第四届。英国收藏家萨奇也将中东充满了兴趣,萨奇在他英国的画廊中举办了《Unveiled: New Art from the Middle East》艺术展,展出了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伊朗的艺术家的90件艺术作品,并且盛传将在阿联酋开始自己的画廊,

 市场颓势早已显现

  其实从2009年初,迪拜大量的房地产项目就已经开始陷入停建,各经济领域都出现了倒闭和裁员现象。而媒体却仍然在为战胜危机不断向外传达着积极的信息,而到了下半年,舆论开始面对现实,认真讨论起对于中东未来的真实想法。

  在2009年一月针对迪拜艺术博览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家参加此次博览会的目的更多的不是放在赚钱上,而是看中培养新的潜在客户,并且都一致的认为迪拜将成为中东的当代艺术中心,超过三分之二的参展画廊认为中东将成为国际当代艺术市场中的重要角色,88%的人认为参加2009年的迪拜艺术博览会将增加他们在中东的生意机会。

  “经过一年的对本地艺术博览会的研究,我们认为迪拜艺术博览会在两方面具有非常有价值的潜力:首先可以在中东提升我们自己的艺术家,其次我们可以强化和中东艺术家以及画廊的联系并建立新的联系。”这是俄罗斯Triumph画廊对迪拜艺术博览会在09年初的见解。而在柏林和纽约都拥有空间的名为Goff + Rosenthal的画廊则宣称没有在开拓中东市场上作出太多努力,这次到来就是为了能够弥补此一过失。迪拜艺术博览会的创始人之一John Martin也曾经表示在当时的经济状况为迪拜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拓展其影响,“迪拜艺术博览会为国际画廊提供了一个发现新艺术家和收藏家的重要机会,这是将迪拜发展成为世界艺术市场中心并挑战纽约和伦敦市场统治地位的一个重要时刻。”不知道John Martin此时再回忆这段豪言壮语时会作何感谢?虽然今年的迪拜艺术博览会对外宣传的论调仍然是坚信自己的未来地位并且将会为画廊提供新的机会,但是难免让人感觉言不由衷,但是坚信确实也是在困境之下必须坚信的信念,有了坚定的信念才能够冲出重重艰难困苦,迎接新的开始。

  到09年的10月中旬,中东艺术市场的颓势就已经很明显。宝龙拍卖在中东的总裁Matthew Girling坦言金融危机对中东的影响要甚于欧美,由于中东的收藏家基础薄弱,艺术市场的也仍然稚嫩,“价钱已经缩水了至少50%”。为了开拓拍卖公司的利润空间,各拍卖公司开始在这个石油富国中开设珠宝以及其他奢侈品的拍卖。但是在宝龙09年5月份的拍卖中只有7成的拍品成交,“卖家现在必须减低自己的价格预期,以前的高价不会很快再出现了。”宝龙拍卖也将抵御市场颓势的策略指向了拓展本地区其他国家艺术作品之上。

画廊巨鳄仍满怀信心

  Larry Gagosian在2009年12月底接受采访时,认为在当前的世界经济状况下,很多艺术经营者只能看到自己所熟知的环境中小小的一个片段,在我们熟知的环境之外就可能有很活跃的收藏行为,或者有成为新兴市场的潜力。现在的迪拜可能处在一片空虚的状态之中,例如规划中的萨迪亚特艺术岛,看起来这个岛是在从古根海姆还有罗浮宫出借藏品,但是本质上却是在创造自己的收藏,通过这些机构所获得的资源,显然是他们难得的机会。但是高古轩向来不是一个会轻易暴露自己意图的生意人,他所说的话的潜台词可能就是:现在很明显已经出现了非常多的生意机会。而在阿布扎比,不仅仅会有出手阔绰的个人收藏家,还会有这些即将和正在修建的大型博物馆机构,将成为高古轩未来生意的主要方向。一个国有企业可以破产,但是一个国家却不能破产。无论危机如何,只要这个国家还在,一切就要发展下去。高古轩看重的也就是当前的这些已经开始,但是经济危机也不能阻挡其继续前进步伐的计划和工程。在动身去阿联酋之前,高古轩对于此处的未来信心满满。我们也有理由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之后,这里的市场将会再次崛起,这里严重依赖外资的经济模式,虽然是此次危机的根本。不过这也是将来机会的根本。对于经历过风雨的迪拜来讲,他们最应该吸取的教训就是在利用外资热钱的步伐上不要走的太快,适当放缓的经济政策才会构建出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

  危机之中永远也蕴藏着很多机会。就在迪拜世界宣布推迟偿还债务的紧张时期,飞往阿拉伯的航班上仍然坐着来自L&M Arts画廊和阿奎维拉画廊的经理人。而在阿拉伯的画廊中,之前疯狂抢购的情形虽然也很难再见到。但是零零星星的红点还是会出现在画廊的墙壁上,不过价钱基本都在两万美元之下。佳士得的老板弗朗西斯·皮诺据说也在迪拜的B21画廊购买了一些摄影作品,迪拜的收藏家穆罕默德阿夫哈米(Mohammed Afkhami)也在经过深思熟虑下决心在高古轩购买一件价值15万美元的由艺术家Anselm Reyle创作的作品。不过由于出手晚了些,作品已经被人买走。

  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巨额石油美元的迪拜,不会轻易地就被击垮,恢复只是时间问题。迪拜寻求石油经济之外的发展模式是其既定的发展目标,因此打造世界旅游与时尚都市的目标也不会轻易改变。但是迪拜依靠经济打造的硬件设施还是需要时间来赋予精神与文化内涵,中东地区相对薄弱的文化根基将成为将来此地艺术产业发展的瓶颈。迪拜的艺术博览会马上就要开始,参展的画廊数量和内容同上年没有太多的出入。这些身赴迪拜的画廊经营者们马上就会对目前的危机有自己更加深切的认知。等博览会结束,迪拜艺术市场的危与机将会在何时出现也将会有一个更加明确的判断。


 

责编:郭谕

1/1

  相关链接: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